与父亲的那些事

手递手

小洛感觉这几天运气背得可以,倒热水被烫到;写完的文,没保存就双击否;连续一周没赶上那班公交,走了一站地去倒车。


昨晚,兔子琭拉肚子粘了满身,给它收拾了一晚上,足足把她“膈应”了一把。


1


早上,小洛通常和爸爸一道走去上班,爸爸单位在家附近,顺路送她到车站。但今儿早上,等不起小洛,就撂了句 :“我先下去,楼下等你。”说完拿着小洛的饭盒就走了。


小洛临出门磨蹭了一会儿,翻了下手机的天气预报——中雨转大雨,当即决定要穿一双不怕趟水的运动鞋。


可临出门,和老妈又拌了俩句嘴,找了半天袜子,一打岔就趿了昨天那双瓢鞋,出门了。


到了电梯间,电梯正好来了,小洛一脚迈了进去。没头没脑的按了自家的楼层,电梯没反应,才知道按错了,顺手按了个一层。




电梯的镜子里,小洛看着自己又不走脑子的穿了瓢鞋,正想等到了一楼,再上去一趟把鞋换过来,可说时迟那时快,电梯砰的一下灯灭了,随后滑落了一层,有极微弱的壁灯亮起的同时,电梯停住了。


先是愣了两秒,随后暗骂一声:“我靠!”


我不得不承认,小洛的反射弧是有够长。她第一反应,不是电梯故障,而是点背这事,不能赖社会,人品问题还是晚上回家,烧两柱香解决吧!


在这里,心疼她一秒钟,就酱。


2


小洛扶着梯箱的扶手,碎步移向电梯面板,生怕动作幅度之大,会引起电梯下坠,微微发颤的手按响了电梯警铃。


在幽闭的空间里,警铃的嘟嘟声特别刺耳,可响了半天没有回应。


之前还挺冷静的小洛,这时候真是有点发急了,像是按一个坏了的键盘,猛劲的连按了几次,终于在漫长又沉默的嘟声后,一个掺着杂音的男声响了。


“你好,有什么事…”




没等那边说完,就被小洛半嚷声给盖住了:“快来救我,我被困在电梯里…快点,求你快点…”


“你说什么,听不清”


“我被困在电梯里了…”她提高了一分贝,比刚刚更急了。


“什么?听不清,你大点声”随后嘈杂的男声都没了,电梯里又是一阵静悄悄的可怕。


小洛又连按了几次,没人回应。她拉开后背包,掏出手机,欣喜的发现还有两格信号,播了爸爸的电话,嘟声后接通了。


爸爸的声音很清楚:“你咋还不下来哪,磨蹭什么…”


“我被困在电梯里,快找人来…”


“喂,说话啊,怎么不说话…喂,说话啊…”


小洛急急的挂断电话,可连手机都和她做对的卡住了,按了几下挂断,电话里还是响起:“说话啊,你倒是说话啊”。


小洛看打电话不奏效,赶紧发了条短信:我被困在电梯里,快去找人。


Duang,还真发出去了,再想发一条,就没信号了。小洛把手伸向电梯门附近,没信号的还是没信号,再折腾也没用。





小洛不甘心的又一遍一遍的按响警铃,终于有个清晰的男声从冰冷的铁皮里飘出。


“喂,有事嘛?”


“我被锁在电梯里,快来…快来救我”她几乎喊道。


“别着急,我马上就派人来,你说那栋楼?”


“我在X栋,N层,我在X栋,N层,我在客梯上,你能听清嘛?”


“是X栋,N层是吧,你在客梯还是货梯,人已经赶过去了,别急别急…”说完挂断了。


3


这时小洛一颗惴惴的心,总算可以放下了,剩下的就是等了。


她这时环视了下昏暗的电梯,靠着梯箱扶手的身子,像被弹簧弹出来一样,噌的一下,躲得远远的。


她放松下来的神经,开始有时间意淫了,想电梯里会不会有鬼,就像恐怖小说、鬼故事里的变态情节一样,被附身了,她不由得抱臂。可下一秒,就开始鄙视自己丰富的想象力。


小洛听着紧邻着的货梯稳定行驶的嗖嗖声,听到楼层偶尔传来走动的声响,谁又开了两次门,谁家屋里座机响了一阵…有时静的都能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。


小洛想起她前两个月追过的《欢乐颂》,22楼的五美们,也遭遇过“电梯惊魂”,追剧时还真替他们着急了一回。




安迪冷静的给四美们科普了下,让人“涨姿势”的电梯事故时的自救,可惜针对这次停电引起的电梯事故,还是不奏效。


小洛又想起去年刷爆朋友的本市某小区,一14岁初中生被困电梯5小时,淡定写完各科作业的新闻。


她一撇嘴,觉得自己也得找点正事做,要不就放首歌?还是算了,想想就觉得慎人。恩,要不就把被困电梯这事写篇文章,说着就开始在手机的记事本里敲个大纲。


4


在写的差不多的时候,爸爸的一条短信进来:停在几楼,按求救按钮。


小洛晃了晃手机,又没信号了,不过她也不知道,这是几楼。感觉自己一进电梯就坠梯了,应该停在十多层吧。


这时候,有个微弱的女声,好像在和她说话:“有人吗…在几楼,听到回应下…”


惊喜中,小洛顺应着轻拍梯门,“我在这,我在这儿…”


“你在几楼?”那边弱弱的声音问。


“我也不知道,感觉应该还在十多层吧。”


“别着急,抢修人员到了,马上就能出来了。”随后我听到她和旁边人说了句,好像被困的是个小孩。


小洛安静的等,又听到几次喊她,问她在不在这层的声音越来越近了,她心情也豁然了。




门外清晰的脚步声,让她安静下来,随后听到一个男士的轻咳声,估计是这层的住户。


小洛扯着嗓子嚷到:“请问这是几层?”


外面沉默了几秒,那个男声淡淡的说:“14层”。


“谢谢,我被困在电梯,不知道在几层。”


“哦”又是淡淡的,之后听到隔壁货梯的停顿和关门声,估计是坐上电梯走了吧。


又等了一会,听到那个熟悉又亲切的女声,比刚刚更清晰的响起:“你在这层吗?”


小洛急急的嚷到:“我在14层,我在14层。”


随后听到对讲机的嘶嘶声:“她在14层…我在11层,我叫人上去,别害怕啊。”


大概一分钟后,那个女声问“你多大啊?”


“我20多。”


5


小洛听到楼梯间门开的斯嘎声,一个人喘着粗气的男声,敲着电梯门问:“你是在14层嘛?”


“我在我在,我一直都在。”眼看就要解困,小洛心里乐开了花。


“稍等下,我马上就接你出来。”


她听到掏一串钥匙的哗啦声,听到钥匙插在电梯门上的扭动声,在电梯门被缓缓打开后,她看到了自然光,和一个穿普蓝色工作服的小哥。


“这电梯停的位置还不错,你上来吧。”


电梯正停在14层楼板稍往下的位置,小洛跨一步就能上去,但腿站麻了,有点不听使唤,她嘿嘿朝那个小哥一笑,伸手要他英雄救美的拉一把。


被救出来的小洛,刚感觉到些重回到地面的踏实感,她爸爸急急的从楼梯上跑上来。


没有玛丽苏电视剧的“死里逃生”后因喜相逢,而热泪盈眶地相拥的那种感人情节,小洛解困后,说的第一句话是:


“咦,爸,我想回家换个鞋,天气预报上说今天中雨转大雨…”


我说什么来着,她反射弧确实有够长。




6


当然鞋没换成,就被她爸爸拉着做隔壁的货梯下去了。


电梯里,那个穿普蓝色工作服的小哥,尽职尽责的给小洛科普到:“这次没提前通知,就停电了,正好被你赶上了。下次再有这种情况,记得千万别乱动,别扒电梯门,就按警铃等待救援,电梯都是有制动的,不会一下坠到底…”


小洛这时才补谢了小哥,再次走出电梯,小洛感觉腿发飘,不知道是不是听小哥说,还有下次被吓的,要不就是在忘情的考虑,要不要买张彩票。


小洛看了眼表,她被困在电梯里足足一小时。


但是那一小时,没有太多的惊恐不安,就像生命中,每个等待的一部分,没发呆去思考人生、规划未来的一小时。


在送她去车站的路上,爸爸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:“看吧,你早出来一会儿,不就好了。你那磨蹭劲儿,今后得改。”说完他就幸灾乐祸的笑个不住。


小洛气得用拳头捶他后背,边走边笑,边走边马后炮,就像早上被困得不是她似的。


下班的时候,果真中雨转大雨,大雨转暴雨,小洛和我说,她是趟水回来的。